行业新闻
联系我们
电 话:0376-6380999
传 真:0376-6380999
邮 箱:gz@xygzjt.com
地 址:信阳市新七大道中乐百花大厦13楼
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农产品价格为什么大起大落?
2017-09-13 15:14  点击数:

农产品价格为什么大起大落?许多人把原因归结为各种异常天气所带来的灾害因素,也有分析认为是监管不到位的必然结果,还有分析认为是农产品流通环节出现了“梗阻”等等。应该说这些分析不无道理,但是,如果从深层观察,农产品非理性涨价的背后,其实是一些非市场因素在起主导作用。

 

 

这些年,对农产品的市场价格波动,媒体经常发出惊呼,并造出了一堆“怪异”的新词。例如,“蒜你狠”、“豆你玩”、“姜你军”、“葱击波”、“糖高宗”等等。所有这些表达,都有一个共同点:惊呼于价格的上涨。而用于价格下降的“怪异”新词很少,好像就一个“跌跌不休”。可能因为媒体人是城市消费者,对价格上涨的感觉更直接更敏感。

 

 

对农产品市场价格波动的大惊小怪,可能有各种原因。但其中最根本的,应该是不了解农产品需求与供给的特点。根据这些特点,一些农产品价格的较大波动,属于正常现象,很难避免。

 

 

 

例如,葱姜蒜这类产品,属于蔬菜中的配料或辅料,同一般蔬菜相比,需求数量很少,需求弹性很小。价格降低时,居民家庭和餐馆不会多买多少;价格升高时,也不会少买多少。这是因为,葱姜蒜的调味作用,是某些菜肴不可或缺的,也不好替代;同时,用量少,占蔬菜总成本的比例很小。粮食的需求弹性也很小,其原因是作为主食,不可或缺,很难替代;所花费的钱,同肉禽蛋奶和蔬菜水果比较,也很少。

 

需求弹性小,是价格暴涨的基础原因。需求弹性小,意味着一个很小的供给数量变化,就会引起一个很大的价格变化。例如,葱姜蒜的供给数量减少时,大家都不想少买,于是,价格就上涨;上涨了,还是没有人想少买,价格就继续涨……直到有人减少购买数量,或者大家都减少一点购买数量,都节约一点。葱姜蒜供给数量减少10%,就足以把价格拉涨50%或更多。这是个保守的估计。在猪肉方面,有实际数据,大家也都普遍感受到过,这就是10年前发生的猪肉价格暴涨。当时,猪肉供给量减少了8%左右,而猪肉价格上涨了60%以上。葱姜蒜的弹性系数,应该比猪肉更小,同样比例的数量降低,会引起更高幅度的价格上涨。

 

 

葱姜蒜的产量减少10%,是很容易发生的。原因很简单,天气异常变化,包括多雨低温等,或者病虫害影响,都很容易导致10%或更大幅度的产量变化。而50%的价格上涨,足以大大刺激农民增加种植面积,乃至很多原来不种葱姜蒜的农民,也开始转种葱姜蒜。我国以小规模农户经济为主,从众和跟风的市场反应行为,非常普遍。结果呢,下一个生产周期结束时,市场上的葱姜蒜供给数量就不是增长10%了,而可能是20%、30%或更多。于是,价格必然下降。但即便下降了50%,葱姜蒜的消费需求也不会增加很多,又不是很好储藏,生产者都想卖出去,于是,只好竞相降价,价格就会跌得很惨;最后有部分产品,可能就只好任其烂掉了。然后,又开始新的周期:数量减少,价格升高,数量增加,价格下降……记得我上大学前,住在深山沟中的姥爷,自己种了大蒜拿到集市上卖,那年的价格很好。我高兴地说,姥爷,明年再多种些吧。不料,姥爷却说,明年不种了!明年种的人肯定很多,价格得下来。老人家的文化水平,只够分清楚人民币的币值,却教给了我农产品价格波动理论的第一课。
 

猪肉市场的波动循环是另一个突出案例。当价格上涨时,生产者通过两种方式增加生产:一是给现有的成年母猪配种,然后,经过怀孕期,生下仔猪,再养成肥猪,出售。前后需要将近一年时间;二是增加仔母猪,仔母猪成熟后,再配种,生仔猪,养肥猪,前后大约一年半时间。等到如此增加饲养的肥猪都出栏之后,市场猪肉供给量就大增,价格就开始下跌;这时,就会导致农民减少饲养量,从减少母猪开始……一个完整的波动周期,大概三年左右。

 

由于需求弹性小、供给量易变、产品储藏难、生物周期性等,是农产品的普遍特点,不是偶然现象,因此,农产品的市场价格波动,也就是常见的了。

 

 

上述农产品价格变化的特点,可以概括为两点:第一,周期性,第二,放大性。放大性是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在反映供求关系方面,价格变化是一个信号:价格上涨时,表示短缺,反之,则表示过剩。这是人皆知之的常识。但是,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这个价格信号,具有放大性或夸大性。即:价格上涨得很高,并不意味着短缺特别严重;价格下降得很多,也不意味着过剩特别突出。需求价格弹性小的内在含义就是:很小的数量变化,就能够引起较大的价格变化;价格变化的幅度,是数量变化的数倍或更多;或者说,数量的变化幅度,仅仅是价格变化幅度的几分之一乃至十几分之一。

 

农产品市场价格变化的这两个特点——周期性和价格信号放大性,意义非常重大。媒体不要做过度反应,尤其是不要再造怪异的新词,去“煽风点火”;政府不能做错误解读,以至于惊慌失措或盲目乐观,跟在市场短期波动后边“锦上添花”或“火上浇油”,而要着眼于长远性稳定措施;生产者和企业不能有错误判断,不能跟风被动盲目调整,而要主动认识和适应规律,用科学的预期,指导科学决策。如果能够做到这些,价格的波动才会缓和乃至平稳。否则,就会加剧市场价格波动,就要付出真金白银的代价,包括企业,也包括政府。

 

 

另外,从许多来自于市场的信息中可以看出,一些从房地产市场退出的游资,已经开始介入农产品市场,而且,这些游资已经不光是国内的一些民间资本,更有一些国际“炒家”推波助澜。有报道分析,目前有近万亿元游资正对我国农产品实施“成本狙击”和“价格催涨”,而这些炒家中,有不少是已经进入国内的“热钱”。这些豪赌人民币升值而“潜伏”已久的“热钱”,利用人民币尚未升值的“过渡期”,通过因异常天气带来的自然灾害因素制造概念来推高行情。而许多迹象表明,海外游资热衷炒作我国农产品的目的,除了获取暴利之外,更是隐藏了实现对我国农产品相关产业链控制的目的。它们的手法首先是利用资本收购或参股一些国内的农产品企业,然后在国内的农产品期货市场推高价格。

 

此外,从影响农产品价格上涨的其他因素看,除了劳动力价格的有限上升是合理的因素外,其余包括利率水平、生产资料、水电油等基础性产品的价格,以及政府税费的变化等等,也存在着本次农产品价格上涨中的一些非市场因素。因此,作为政府部门尤其是一些价格管理部门而言,对于这次农产品价格的波动,应该关注其中的这些非市场因素,并在价格管理中,采取措施,以此“亡羊补牢”。否则,老百姓的“菜篮子”出现“空虚”,委实是件痛心的事。

 

网站备案号:豫ICP备15025031号

Copyright 2009-2015 By 光洲集团(www.xygz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