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联系我们
电 话:0376-6380999
传 真:0376-6380999
邮 箱:gz@xygzjt.com
地 址:信阳市新七大道中乐百花大厦13楼
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如何让农村资源“破三难、增价值”
2016-01-19 10:32  点击数:

编者按:为了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各地都在加快建设农村资源流转交易市场,使沉睡的资源“动”起来、“活”起来,为实现农村产权保值增值、增加农民收入、促进农村经济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湖南和湖北的做法。

本报记者杨娟

1月11日,深冬的湖南,空气中浸透着阵阵寒意。而在湖南省浏阳市澄潭江镇和家村,正忙着给葡萄冬剪的唐秀英心里却热乎乎的。

51岁的唐秀英是浏阳市生勃有机果蔬农场的负责人,过去从事浏阳最为红火的烟花产业,2013年她与家人投身农业。在家庭农场成立之时,唐秀英与和家村村民达成口头协议,流转了近200亩土地,用于种植葡萄和蔬菜。

葡萄3年才开始挂果,短期内完全靠蔬菜维持开销。让她更为担心的是,通过口头达成的协议万一中途有农户变卦,要收回自家的承包地怎么办?

2015年10月10日,随着湖南首家互联网+农村资源流转交易平台在浏阳市挂牌成立,唐秀英作为土地受让方,立马通过交易平台,以每年500斤稻谷/亩的流转价款,与70户出让土地的农户签订了协议,流转期限到2025年12月31日。

土地流转有了平台支撑、政府护航、法律保障,唐秀英终于吃了一颗“定心丸”。“今年,我要放手大干一场,初步计划在葡萄树下养鹅、养鸭,形成立体增收方式,最大程度让流转的土地增效。”见到记者,唐秀英信心满满地说。

攻克交易难关

政府无偿牵线 农村资源轻松找“婆家”

交易中心的成立,不仅让唐秀英这样的新农人放了心,也让千家万户无力或者无心经营农村资源的农户省了心。

对于古港镇新园村大屋组的罗正根来说,丰富的林地资源却被“搁置”成了他心里的一个“结”。1982年分林到户时,他分到了33亩林地,但因为把重心放在生猪养殖上,罗正根这些年一直无力打理山上的油茶树,林地基本上荒废了。

“荒了实在可惜,这几年我不断找人打听林地的需求信息。”罗正根说,最终还是因为信息源有限,流转价格太低,都没谈得拢。

2015年9月,了解到正在筹建的农村资源流转交易中心可以帮助林地“找婆家”,罗正根眼前一亮。

经申请,2015年9月28日,浏阳市林业部门主动上门服务。通过现场勘查、定界、测量,罗正根承包的林地被确定为33.4亩。随即,他的林地出让信息就挂到了浏阳市农村资源流转交易网上。而与此同时,古港镇古港社区燕窝村村民黄斌正在苦苦寻找林地出让方,计划进行经济林开发以及林下经济作物培植,双方一拍即合。

2015年10月10日,交易中心挂牌当日,罗正根与黄斌签订协议,成为交易中心的第一批交易签约者。“按照均价500元/亩的价格流转37年,这比自己私下流转的价格高了近一倍。”罗正根说,交易平台着实让他省了心。

如今,越来越多的农户和农业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的负责人到交易中心咨询、申请农村资源流转事宜,截至2015年12月底,已有58宗交易在交易中心完成,流转面积达9070余亩,涉及水田、旱土、水库等农村资源。

力解服务难事

线上线下规范服务 交易更阳光

浏阳是农业大市,农业林业资源丰富,农业人口128万人,耕地117万亩。随着规模化、集约化的趋势不断加强,土地流转面积的持续扩大,农村资源流转交易更频繁。

浏阳市农村产权流转交易中心负责人钟弦告诉记者,此前农村资源流转大多是出让方和受让方或口头或签订简单的协议直接交易,存在两大问题:一是交易过程不规范、价格不合理、交易双方权责利不明确,甚至交易内容不合法的问题,导致双方维权都很困难;二是由于缺乏监管,造成资源滥用、导致资源贬值,难以让农村资源实现增值,最终有损农户的利益,也不利于现代农业发展。

“之所以产生这样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归咎于政府主动服务的缺位。而浏阳市政府主动给自己‘找麻烦’、为农民‘解烦恼’,成立农村资源流转交易中心既是职责使然,又是自我加压。”湖南省深改办一位负责人说,服务也是一种生产力,浏阳农村资源因此增值。

与往常农民需要花费大力气“找婆家”和企业走村串户“找厂地”不同,如今,浏阳市农村资源流转交易中心线上线下联动、全程规范服务。记者打开“浏阳农村资源流转交易网”,浏阳境内最新的耕地、林地、农业机械机具、小型农田水利设施、水面承包经营权六大类农村资源的交易信息随即跳了出来。供需双方可以注册成为会员,免费发布各类农村资源信息,网上进行意向交易。

同时,浏阳市政务中心还设立了两个专门便民窗口,安排农业、林业、水务等部门开展工作。此外,浏阳市32个镇,均配备1名农村资源流转交易专干,主要负责“摸清家底”、核实并上报供需信息。通过线上线下结合,为供需双方免费提供“一站式”服务。

“一站式”服务即农村资源流转交易前,交易中心为供需双方提供信息发布网络平台,政策咨询、业务指导等;流转交易时,交易中心为供需双方组织推介、拍卖,提供交易鉴证;流转交易后,办理好权证变更手续。所谓免费,就是平台的运行作为政府转变职能、深化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经费由财政全额保障,交易的所有过程实行全免费服务。

交易中心挂牌成立后,在免费发布农村资源流转交易供求信息、积极引导农村资源健康有序流转的同时,重点对农村资源流转交易的规则、范围、流程、流转交易方式等进行了规范,并根据国家法律法规和湖南省相关政策,制定农村资源流转交易合同规范文本,引导农村资源健康有序流转。

“在实际工作中,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交易双方,都会按照合同范本签订流转合同;对挂牌前已签订流转交易合同,但存在流转行为不合法(如超过承包期剩余期限、擅自改变耕地农业用途等)和内容不全、责权利不明的,在维持原流转交易合同付款方式、流转价格等核心内容不变的前提下,参照合同范本,完善相关内容,并严格要求全体出让方签字到位。”交易平台工作人员何德伟介绍。

浏阳市农业局局长黄永忠告诉记者,农村资源流转交易平台作为第三方,一方面通过公开信息发布,为更多的农村资源出、受让方牵线搭桥,解决了流转过程中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另一方面,通过规范流转程序、合同内容,公开透明阳光运行,减少了因农村资源流转交易引发的合同纠纷和社会矛盾;此外,还通过招标、拍卖等有序的竞争方式,能有效促进出让方耕地、林地等经营权流转价值提升,有利于实现农村资源价值的最大化。”

打破体系难题

区域空间要拓宽 三级平台要互通

作为湖南首家农村资源流转交易综合平台,浏阳的探索仍面临诸多考验。以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期限为例,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投资见效慢,作为农村资源受让方的合作社、农业企业和种粮大户等新型经营主体,盼的是流转期限越长越好,而出让方则不然。

2015年12月15日,浏阳市宏秋种养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彭显化与农户签订协议,流转了澄潭江镇和家村的37亩荒地,用于种植青饲料发展养殖业,流转时间为6年。

“而我所期望的流转时间是15年。”彭显化坦承,他担心6年后合同到期,续签有困难,重新找地会很麻烦。

“这样的担心可以理解。但如果签订15年,就超过了承包期的剩余时间,是不合法的。我们作为中间方,必须要给他解释清楚,同时要充分尊重土地出让方农户的意愿和利益。所以,很多矛盾都需要我们在遵守法律的前提下去理顺协调,最大程度维护交易双方的利益。这是对我们交易中心服务能力的考验。”

考验的不只是流转时间的协调,更多的是体系的健全。钟弦说,目前,围绕农村资源交易的体系建设,交易中心正经历着三个方面的大考,一是如何拓展农村资源交易的品种和领域,更大程度地发挥平台的综合性效益;二是怎样将服务辐射至湘赣边城市,以进一步提升互联网+农村资源的未来发展空间;三是如何加快形成覆盖县、镇、村三级农村资源流转交易网络,使三级平台开展信息互传互通,建立便捷的农村产权登记查询系统,提供集中交易、规范运作的交易服务。

网站备案号:豫ICP备15025031号

Copyright 2009-2015 By 光洲集团(www.xygz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