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联系我们
电 话:0376-6380999
传 真:0376-6380999
邮 箱:gz@xygzjt.com
地 址:信阳市新七大道中乐百花大厦13楼
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江苏集体产权改革现象:让农民带股进城世代分
2015-11-09 08:54  点击数:





原标题:我省农村集体产权改革出现新突破 ——
 
让农民带股进城世代享分红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2日发布,明晰农村集体产权归属,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成为农村改革重点。我省集体产权改革起步较早。作为唯一被授权整市推进农村集体产权改革的城市,南京跻身全国第二批农村改革试验区名单。最近,该市启动这项改革,将集体资产股权量化到人、固化到户,股权可在本村(居)继承、转让。而昆山去年就开始探索集体资产股权固化到人。这些变化,将给农民送去重大利好——他们可以带着股权进城落户,而且能够世代享受集体资产收益。

南京探索:

固化到户可继承转让

在新一轮集体产权改革中,南京探索具有突破意义的是,明确集体资产股权或收益分配权可在集体经济组织,即本村(居)内部继承、转让;在城镇化程度较高的村(居)权益固化到户,以户为单位“增人不增股、减人不减股”。

南京行政村包括涉农社区696个,农业人口208万,集体资产近200亿元,经营性净资产58亿元。股权固化,今后农村集体资产收益将由固定的群体享有。

南京市委农工办书记孔令才认为,股权固化,意味着农民今后无论户口在哪,不管进城还是留乡,都有权参与集体资产的管理决策、享受收益分配,这将更好地保护农民利益,减少其进城顾虑,有利于人口迁徙。

2004年,南京即启动第一轮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制改革,九成行政村成立集体资产股份合作社。包括南京在内,我省上一轮集体资产股份制改革,大部分村(居)集体资产股权不固定,合作社根据人口变动定期调整持股成员。

在省农委副主任祝保平看来,集体股权变动带来很多问题。人口加快向城市集聚,空心村增加,农民离乡不离土,户口还留在农村;经济发达的地方,如苏州,连乡村都有很多外来人口,有关集体收益分配的纠纷不断。多年以后,谁还分得清谁才是乡村的主人。股权固化,能较好地保障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利益。

省农委农村集体经济研究课题组在调查中发现,集体成员资格界定冲突,是农村产权制度改革面临的一大问题。课题组提出,通过股权量化、股权固化固定集体股权受益对象,较为合理。

昆山突破:

固化到人世代分享

今年昆山实施农村集体产权改革,已有91家股份合作社完成固化改革,涉及7万多农户。

“昆山集体产权固化的改革非常迫切。”昆山市委农工办主任江雪龙介绍,昆山城镇化率达78%,全市11万户农户,已有8万户入城居住。昆山外来落户人口增长很快,全市户籍人口7年增长近10万,相当一部分购买动迁农民房屋,进入农村居住,乡村结构随之发生很大变化,利益冲突不断,股权三五年调整一次,难度很大。

股权要不要固化、固化给谁,以哪天为时间节点,都交给村民表决。昆山周市镇去年试点集体股权固化改革。镇经济服务中心主任沈金龙说,股权固化是集体大事,由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决策。全镇16个村,各村举行村民听证大会,每10户选出一名代表参会,表决结果是98%以上的农户都愿意股权固化。

在昆山,只要是本村原籍村民,未进入行政和事业编制,均享有集体产权股份,享有资产收益权。去年6月30日后出生人口,则不享有股权。

“我们把认定标准送到各家各户,每家签字。光资格认定,代表们就开了3场会。”周市镇小泾村村支书冯凤根说。根据村民讨论结果,周市镇划定17种情况能配置股权,包括14种户口不在本村者,如在外落户、就业的大学生,国企银行职工,只要不享受公务员或事业单位编制待遇,都有股权。

丁春燕出嫁离开小泾村已20年,户口十几年前迁到昆山,这次她和儿子都拿到股权证。“以前想把户口迁回村,没成功。有了股权证,不用再折腾。听说一年分红不到100元,钱不多,但以后总会有用处。”她说,儿子今年19岁,将来不管走到哪,都能享受村里分红。

周市镇许家村1万人,一半是外来人口。张郎全原是兴化市中堡乡人,1991年举家迁到许家村,当年买下农宅,后来又分到田地落了户。他说,这次全家都有股,女儿在上海工作十几年,嫁在上海,一样有股份。

股权证由昆山农工办发放,注明持股人员享有集体资产投股分配权,没有所有权,并明确,根据合作社章程,实行股权固化,长期不变,可继承、转让,但不得退股提现。虽然股权证以户为单位发放,但注明拥有股权的家庭成员,实际上股权已固化到人。

“479户,1814人。这个数字不会变了。”许家村村支书江华说,村里人口每年增加20多人,股权固化后,村民的红利不会被稀释。

昆山淀山湖镇红星村村民顾明根一拿到股权证,马上催女儿把孙子户口迁到昆山市区。孙子明年上小学,以前担心失去农民身份,家里不敢迁走他的户口。

淀山湖镇经济服务中心主任何金元说,有了股权证,大家不会轻易迁走户口,毕竟农民身份的含金量还在见涨。在昆山,农民集体资产股权,每股每年分红少的不到百元,多则3000多元。

骆村困惑:

集体收益难增不敢“固化”

在南京,不少村支书不愿将集体产权的股权固化。江宁区东山镇骆村社区书记刘宁说,他担心集体会失去资产,股权固化搞不下去。骆村所在东山镇是南京城市化较早的街镇。11年前,该镇太平社区率先在南京完成集体资产股份制改革,给村民分红。但时至今日,全镇13个村(含涉农社区),有一半集体资产缩水,集体资产收益下滑。

集体收益减少,村民分红就得不到保证。分红一旦减少,哪怕一年少分一块钱,村民也不会满意,可能就把村委会班子选下去。骆村现有固定资产1.7亿元,去年资产收益1600多万,股份合作社有3400多份个人股,去年每股分红470元。村里工业园区马上面临拆迁,将直接减少一大笔收入。刘宁直言,不敢搞固化,一固化,收益不能保证。他想搞股权“只减不增”,持股人越来越少,分红压力就会减少。

骆村村民潘星喜说,孩子上学,老人养老金,保洁,统统来自村里厂房、门面房租金。分红,只占村集体资产收益的一小部分,哪怕是借钱,村里也要保证每年分红只增不减。

江宁区东山街道上坊社区有账面资产1600多万元,去年资产收益近600万元,但很快就要“无米下锅”。今年,社区2万多平方米厂房被拆迁,集体资产收益将减少8万多元。“资产都快没了,还谈啥股权固化?”社区副书记杨梅珍说。

网站备案号:豫ICP备15025031号

Copyright 2009-2015 By 光洲集团(www.xygz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